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首席财务官们面对的挑战

Challenges in oil and gas

去年油价暴跌在可能对行业造成威胁的同时,也可能为在该行业工作的财务专业人士带来机遇。业内权威人士对油价变动的看法不一,有的认为价格会恢复到以前的水平,有些则持反对意见。但是,对于未来几年里在石油天然气行业中工作的财务专业人士的工作会更变得更有挑战性这一点倒是无人置疑。

诚然,世上不乏已晋升到全球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董事会关键职位的财务高手,但是,世人总有财务专业人士并没有完全发挥出他们应有的影响力之感。安永 (EY) 的石油和天然气税务合作伙伴 Colin Pearson 指出,历史上,很多大型能源公司在决策时通常主要参考工程师们的意见。鉴于大型开采项目中的技术复杂性,这种情况不足为奇,然而,世易时移,这个局面也在发生改变。

“考虑到管理成本和现金、实现流程标准化以及提高所有事物管理效率方面的压力,权力的天平会偏向财务专业人士,”Pearson 预测道。

壳牌企业副总裁公司兼英国控制员 Simon Constant-Glemas 认为,财务专业人士有很大的机会可以提供分析和见解,而这些意见有助于改善企业未来的决策。他说:“从这个角度看,我们有点像伏在网中的蜘蛛(掌控全局)”。

毫无疑问,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正面临一些前所未有的挑战。ACCA 发表的新的行业状况报告《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首席财务官的优先事项和挑战》阐述了未来议程的关键问题,即管理影响着公司成本基础、资本支出和资金的波动性;提高预测和决策支持能力;处理公司报告方面的新挑战;预测资产减值及搁浅的影响。

在这个许多公司都将财务职能的关键组成要素外包的时代,处理所有这些问题都绕不开财务职能单元的人才可用性问题。通过责任外包,财务职能单元证明了他们能够削减自身的成本,进而才有底气要求其他部门削减预算。

但是,财务职责外包也意味着,加入有外包程度相当高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会计和财务专业人士,在其自身职业生涯发展过程中,获得的经验不会那么丰富。难怪一位业内资深的金融专家会说:“许多石油和天然气公司都开始有点担心从何处选拔他们的下一位首席财务官。”

这是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主要从业者真正应该关注的问题,届时会出现一连串的新问题需要高层管理团队解决。而临危受命的首席财务官们可能会发现,他们在战略决策中的话语权比过往任何时候都更重。Steve Priddy博士 FCCA 说:“我认为这是在石油和天然气业工作的首席财务官们的黄金时期”。他是 ACCA 技术政策和研究前主管,现在担任伦敦商业与金融学院 (London School of Business and Finance) 的石油和天然气课程主任。“但他们将会被问到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问题。虽然他们在自己专业领域中是厉害的专家,但是担任首席财务官对他们而已无异于经受极限挑战。”

压力点

以成本和现金控制问题为例,Pearson 指出,虽然近年来石油天然气行业在资本回报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随着行业开始启动越来越雄心勃勃的项目以获得更多不易获取的资产时,压力也会增加。Pearson认为每个钻井工程都不同,所以很难套用生产行业中常见的那种通用型程序。他说:“油气田作业的特点在于所有油气田都有不同地质、化学成分和压力条件,所以我最大的问题是对这类作业实施标准化能达到什么程度”。

这个问题不容易回答。不过,英国普华永道 (PwC) 的英国石油和天然气业务负责人 Alison Baker则认为,财务专业人士面临的其中一项挑战是帮助企业重塑运营模式。她将技术视为通过驱动创新和协作削减经常费用的关键因素。她说:“比如说,如果有多家单位都从同一个油田抽取石油,为什么它们不能分摊油田的一些后台成本呢?”

严重脱节

Baker 承认,一旦资本项目达成共识后,并不容易改变方向。这会带来一个问题,因为项目以年计算-甚至是几十年-而石油价格波动则在几个月以内计算,有时甚至只有几周以至几天。实际上,资本投资的期限和收入预测之间严重脱节。

“需要省钱时,财务专业人士首先会研究有什么项目可以推迟,”Baker指出,“但是,因为资金的投入,更不要说对政府的承诺,项目一旦确定下来就很难改变。”但她认为,决策者可以尝试把长期项目分拆成不同单元。她说:“您可以让自己稍微灵活一点,不用一股脑儿地投入一个长达20年的项目”。

现在业界的一个重要焦点是如何最有效地保存现金。“现在有很多有关投资组合调整和优化的模型,”Baker道,“人们认为现金量是有限的,所以需要在如何使用有限的现金问题上花更多的心思。”

Constant-Glemas 也认为,业界确实非常关注各种成本基础的驱动因素。在这些领域发展更好的分析与更深入的洞察力,可以帮助企业了解他们在不同收入级上还可有哪些选择。财务专业人士可以在这个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从而成为公司内部战略讨论的中心人物。

石油公司的短期关注点是如何应对石油价格下滑以及由此导致的收益减少的问题,这种定位不足为奇。时间会证明那些显示价格会回复先前水平的模型是对是错。更值得关注的,可能是那些能产生重大财务影响的长期趋势——例如新的大型石油矿藏所在地的地理位置恶劣或者位于政治体制不稳定的国家境内。

另外,可再生能源对碳燃料的威胁日益严重。Priddy 认为,这应该在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议事日程占有更重要的位置。他说:“太阳能生产成本的下降速度比任何人预想的都快”。他指出,太阳能发电在美国的成本预计将在两、三年内达到“市电同价”的水平,即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太阳能发电的成本与石油或天然气发电的成本一样便宜。

“如果我是石油公司的董事,这件事会令我非常纠结,”他说,“我会改变当前的投资计划,将更多的投资转移至可再生能源方面。而且我会招聘了解可再生能源的人,因为市场上可能会出现大规模的可再生能源技术荒。”

然而,尽管预料到未来的处境艰难,但壳牌今年收购 BG 的行为表明市场对于投资石油和天然气或者并购活动的意愿似乎也没有降低。而新来的投资者预计将会是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公司。一位业内观察员预计,私募股权公司在未来12至18个月内开始在行业内大量投资。

如果情况确实如此,那么财务专业人士在提升预测和支持决策能力方面将承受更大的压力。私募股权公司一般不乏非常重视详细月度数据的维权投资者,这些人追求精确和细节,一丝不苟。他们非常重视推动成本缩减和收益最大化,不过他们可能会发现,如果油价长时间下挫,他们在创收方面的“金手指”技能也会因此受挫。

有一个问题肯定会在维权投资者(以及传统投资者)的议程上出现,那就是资产减值和资产搁浅问题。一位业内人士指出一月份实施了上一轮减值测试,当时石油价格比现在更加活跃。根据现在和明年一月的价格走势,未来可能会爆发一些出乎意料的坏消息。

现时也有人担心,全球倡导实现旨在遏制全球变暖的目标的行动是否意味着一些现有资产可能必须永久埋藏于地底,除非科学家能提供有效的方法来处理碳燃料产生的燃烧废气。

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Baker 认为,因为财务专业人士要参与处理各种有关未来的问题,所以他们需要成为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的战略合作伙伴。不过,她同时也指出,战略合作伙伴需要管理的利益相关者比财务专业人员一般需要管理的更广泛。

此外,Baker 认为沟通技巧将变得越来越重要。例如,大家如何帮助利益相关者了解一个长期性的业务正在经历怎样的短期价格回调以及在此期间,大家应如何进行持续投资、开展员工培训和新的资产收购活动?这些都是重大问题,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财务专业人士需要离开自己的“舒适区”为这些问题寻找答案。

若能妥善地回答上述问题,或许决定着未来10年或更长时间下游能否取得成功。过去,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面对价格回调选择了削减招聘毕业生和其他人员的数量,结果导致公司可能会在几年后出现人才“代沟”问题。

Baker 说,财务专业人士应该在说服企业保持理性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从而确保企业坚持必要的投资,从而在情况好转时更有机会获得回报。

那么,所有这些是否意味着行业需要一个新“品种”的财务专业人士?Pearson 认为能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做到较高位置的会计师,他们的普遍特征是既具有真正的领导能力又有能力表达自己如何为组织创造附加价值。

但是 Constant-Glemas 说,想要在行业中往上奋斗的财务专业人士首先必须证明他们能够正确无误地完成基本任务。“公司高薪聘请我们确保财务数据的准确性,而这种准确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最开始执行程序时没有出错,数据和程序能够各司其职、管控严明并且有强大的风险管理和控制框架。”

ACCA 的报告指出,财务专业人士未来想要在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取得成功,必须具备新的思维,处理模糊性和不确定性的能力是他们必须具备的其中一项能力。机会可能存在,但会计师要有远见和决心才能抓住它们。

由记者 Peter Bartram 撰文

本文章原刊于2015年7/8月号的国际版《会计与商业》 (Accounting and Business) 杂志

返回列表